第一章 苦涩记忆(1 / 1)

第一节?少年往事

拾起童年的往事,回忆童年的梦想,让这个男孩感觉到这些都是意味深长的曾经,都是那么的有味道。当兵的梦想一直在我脑海重复着,梦想着什么时候能穿上这身向往已久的绿色军装,当兵的梦想一直在我的心里,是男孩在生活里向前拼搏的无限动力。从军梦一直伴随着男孩的整个童年,记得那时经常带领着邻居家的小孩,手里拿着木棍玩打仗的游戏,一玩就是一整天,甚至到了忘我的境地了,就连吃饭都不回家,母亲拿着鸡毛掸子来找男孩吃饭,迫于无奈他只好回家啦!这个理想也是大多数人都会有的,少年壮志,心揣梦想。

他是农民的儿子,故事的主人公叫孟柳宇,是一个有着五口之家的孩子,因为父亲也有着重男轻女的封建传统思想,所以男孩有两个姐姐,记得听母亲说,原本家里经济状况挺好的,可在生男孩的时候正赶上计划生育,父亲为了要他,家里被村罚的所剩无几,此后日子变得开始清贫。虽然家里过得有一些清贫,但是男孩却一点也感觉不到生活的压力,他在全家的呵护下渐渐的长大。似乎孟柳宇的梦想总是与他有一段距离,或是擦肩而过。十三岁有了当兵的渴望,立志携笔从戎在军营中建功立业,心里怀着现身使命的精神动力,抒写着充满朝气的无限激情。

但是现实仿佛和这个充满一腔热血男孩开了一个玩笑,2013年除夕之夜,母亲打来电话:老儿子,你是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,你离开家这么久想妈吗?过年了,你二姐把年货买全了吗?可惜你再也吃不到妈做的豆腐炖鲤鱼啦!孟柳宇感觉母亲和往常有些不一样,但是也说不出哪里不一样,母亲沉默了一会,电话那头传来了微弱抽泣声,此时的孟柳宇焦急地问道:妈,你怎么了?电话这头的母亲强忍着病痛回答道:妈,没有事,就是想你想的,有一点激动。男孩心里也不是个滋味,只能他的心酸深深的藏在心底,试着安慰她老人家说:大过年的开开心心的,注意点身体,等过了年我就回家看您。挂了电话以后,孟柳宇久久不能平静自己的心境,他知道自己在想什么,就是说不出来的酸。

独自一人,正逢佳节,这是孟柳宇第一次来到一个陌生的北京,他知道这不是我想要的,因为他的理想不在这里。每天看着穿着绿色军装的军人,走着整齐的步伐从天安门广场上路过,热血在心中激荡,沸腾着,可是又能怎么样呢!只能用平常心来面对这里快节奏的生活。四月份正是忙碌的时候,可是残酷现实在男孩的头上重重的敲了一下,晚饭过后,正要准备睡觉时,电话突然响了起来,男孩拿起了电话,原来大姐打过来的,急促的声音:小弟,妈快不行了,想看你最后一眼,赶紧回来吧!嘟嘟……嘟嘟……,电话挂以后,男孩站在电话旁久久呆滞着,此时此刻,孟柳宇除了绝望还是绝望,望着棚顶的天花板。他在这个夜晚无心睡眠,想着远在他乡的母亲,自言自语:您怎么不等等儿子啊!眼泪瞬间从眼眶中倾泻而出,恨不得立马就飞回家去,可我……。这漫漫长夜对男孩讲就是一种煎熬,二姐孟柳童从卧室里走了出来,站在孟柳宇的身后轻声说道:老弟,明天你去买火车票回家吧!二姐这边有事忙暂时还离不开人,记住,回去以后要让咱妈看到的你是好的一面,让她老人家开心。男孩听懂了二姐的意思,点了点头。孟柳童拉着弟弟的手说道:早点睡吧!你明天还要坐火车呢!孟柳宇没有回答,只是跟在二姐的后面回到卧室,孟柳宇和二姐孟柳童,一个人躺在下铺,一个人躺在上铺,其实姐两个根本没有心思睡觉,在心里都奢求着黎明早一点到来。

天刚蒙蒙亮,二姐孟柳童把弟弟孟柳宇送到火车站,临登车时嘱咐弟弟回去要照顾好母亲,让她老人家舒舒服服度过这段时间。火车的轰鸣声打破了云霄,孟柳宇低着头沉默着,由于昨晚没有睡觉,眼球有些泛红长出了几道血丝,一会精神恍惚的看着车窗外,天上云层还是云层,只能看到车窗外面房屋以及大地,内心的踌躇急切,孟柳宇靠在座位上紧闭着双眼,回忆起与母亲一起的十八年,含辛茹苦的教养自己,不管在炎热的夏季以及风雨还是在寒冷的冬天以及冰雪,为我不辞辛苦缝补衣裳做鞋子,为我不顾劳累洗衣做饭盖被子,为我厚着脸皮东奔西走去借书费,她日日夜夜的操劳却不求一点回报,只有一个心愿就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在衣食无忧环境中长大成人。孟柳宇想到这些,感觉自己亏欠母亲的太多太多,这一辈子都还不完,可是现在呢!一事无成得回来了,男孩越想越觉得自己很惭愧,辜负了母亲的期望而陷入深深自责当中。

不知不觉火车驶进了车站,孟柳宇迟疑了一会,缓缓地从火车上走了下来。不知是什么时候天开始阴了起来,孟柳宇穿过拥挤的人群从出站口走了出来,雨滴打在他的脸上,站在原地不动抬头望着天空,却看不到一丝希望的曙光,雨渐渐的大了,似乎雨滴打在脸上的疼痛比不上心里的痛。他在想怎么去面对自己的母亲,孟柳宇想到这里开始调整自己的情绪。试着让自己高兴起来,因为能看到自己的母亲,男孩坐上客车往家的方向驶去,从车窗看去一切都是熟悉的,有一种亲切感让孟柳宇想起了小时候的一些天真趣事,无忧无虑的童年是多么的怀念,没有长大的烦恼。车窗外的雨还在一直下着不停,路边的芳草是越发着欣然。车上的乘客每到一站就要减少两个,因为车站的附近是乘客的家,直到客车里只剩下孟柳宇一个人,才觉得有一些孤单,想着快一点回家,回到母亲的身边,依偎在母亲的怀抱。

透着乌云可以看到从云彩里穿射出的阳光,雨渐渐地小了,风渐渐的停了,客车驶进了家乡的村庄,路边正在赶牛的张大叔,向男孩招了招手,他用力点了点头表示回应。车停了,车门打开了,扑面而来而来的一股久违的气息,孟柳宇提着一旁的行李走下了客车,急匆匆往家赶,离家越来越近,离母亲就越来越近,此时此刻的心情意语难表,此时此刻的心情也就只有男孩自己知道。